七十九

谢谢点进来
刀剑乱舞与阴阳师爱好者,也会有原创
画渣一个,努力磨练自己中

我  今天起就是巴静双全的人生赢家
以及咖喱对我真好(都没让我败光资源就锻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沙雕故事
画面崩坏,ooc均有,逻辑君亦下线
看个乐子就行

摸自家女儿

今天的摸鱼

以及一些瞎叨叨
说实话我真的还比较喜欢这种完成度一些……勾线的时候不用太仔细但是也不潦草看着也好看
虽然放大了看就感觉还是挺粗糙……

清光与椿花

这种上色风格的好处就是不用调色差了哎嘿

想画个花与刀男的系列……
这是第一张

ooc预警

我觉得安定比较适合樱花,因为冲田君也有点像樱花一样,生命璀璨而短暂

(其实觉得椿花也很合适啦不过清光感觉更适合椿花一点)

自家婶的日常
*画的不明不白预警
*占tag致歉

之前的活动发生的事,本来鹤丸带队又沟了,结果带回来2000小判……成功地让婶婶惊吓了一下顺便闪瞎了婶婶的狗眼(bushi)
于是穷鬼婶婶就欢欢喜喜地带博多数小判去了(发出了穷鬼的哭泣)

沙雕,短小,尽量不ooc
算all婶吧……无cp向
占tag致歉

审神者是天朝某地的妹子。
咪酱一直觉得审神者不是很爱吃饭,后来谈及此事时审神者说出了极其危险的发言。
“我只是喜欢吃辣椒……这里没什么辣的,我想吃辣到**疼那种。”
一边的青江:“主公你要是喜欢**疼我可以做到哦。”
之后长谷部要不是咪酱抱着恐怕要当场压切了青江,而审神者则被歌仙拎去教育女孩子要讲话文明一点。

审神者某天自己在厨房里捣鼓了一罐辣椒,为了防止咪酱以吃多了长痘的的原因没收而藏了起来。
没想到和糖罐放在了一起第二天被包丁好奇是什么给吃了。
之后这孩子顶着被辣得通红的嘴唇哭唧唧地去找了一期。
审神者现在正在考虑怎么装死以逃过咪酱和一期的谴责。

审神者和鹤丸的关系很好。
差不多是难兄难弟的那种。
几乎每次都会一起被丢到外面或者被追着打。
比如说鹤丸和石切丸聊天吸引注意力,审神者就趁机绑了根绳子在papa脚上。
最后两个一起被拎着去给摔成中伤的papa道歉。
甚至一起去偷看过长谷部换裤子因为两个对传说中的长谷部的吊带袜感到十分好奇。
这事被当事人发现后审神者逃回现世了半个月,鹤丸则被拉去手合了。
最后审神者还是厚脸皮回来了。
只是几乎不敢与长谷部打照面。
甚至在不得不经过的时候抢被被的被被套自己头上企图蒙混过关。
失去了被被的被被就又去种蘑菇了。

被鹤丸问到为什么不直接和长谷部说的时候审神者说:这样才刺激啊你不觉得被长谷部追的时候很兴奋吗?
鹤丸:……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种癖好,吓到我了阿路基。
鹤丸:赔我精神损失费。
审神者:……滚。

审神者入职没有多久,而且又非又咸,这意味着很多活动刀剑她没有。
所以在捞到博多之后审神者目不转睛地盯着博多的大腿,她说这是在表示她的激动之情。
之后被一期轰了出来。
审神者觉得一期的表情仿佛在说要不是你是主殿你早就被我压切了。
为了自身安全审神者觉得以后不要再一期面前这么干了,头铁也不能这么刚。

某天审神者和鹤丸聊天聊到了腿毛这个问题,
婶:你说三日月会剃腿毛吗
鹤:不知道,不过你不觉得不论剃不剃都很幻灭吗?
婶:好像是这么回事,你说本丸里哪些刀会剃腿毛?
鹤:我觉得一期可能会,毕竟皇家御物什么的?
婶:那你呢?
鹤:……我没有腿毛,不用剃。
婶: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鹤:……
婶:你把裤子脱了,我才不信你没有腿毛。
鹤:???你别过来!

继续之前那个话题
婶:你说鸣狐会不会有腿毛?
鹤:……你为什么对腿毛那么执着。
婶:这不是重点。
鹤:我觉得应该……没有吧。
婶:但是你看他穿长裤。
鹤:???穿长裤能代表什么?鲶尾骨喰也穿啊!
婶:……也是,我觉得胁差里可能就青江有腿毛。
鹤:……要不我俩去看看?
婶:卧槽刺激我喜欢就这么定了。
鹤:……

于是本丸里的刀剑男士只要是穿和服的无一例外地绔被掀起,而鹤丸与婶婶则各自发挥出了突破极限的机动掀了就飞奔而去。
而三日月则一直盯着婶婶从而赋予其重大压力,因此审神者脑子一抽直接问了有没有腿毛这个问题。
在一边的鹤丸国永心情复杂。说好的直接掀裤子的呢?!
“小丫头要是想知道可以晚上来,老爷爷我可以给你一个人看呐,哈哈哈。”
婶:不了不了不敢打扰大佬。
当天两人被咪酱和歌仙抓去写了一万字的检讨

*本丸里哪些有腿毛请自行想象,我就不说了